2020年萨嘎达瓦《心经》念诵活动开示

 为了方便大家阅读,现提供PDF文件下载:萨嘎达瓦《心经》念诵活动开示PDF文字稿

        时间:2020年6月4-5日
        地点:印度 比尔
        译稿整理:西游译文
活动缘起
 
        这是按宗萨钦哲仁波切要求,全新编排,以“虚拟合唱团”形式呈现的《心经》合诵。来自十个不同国家的三十多名参与者各自唱诵的音轨被编辑在一起,创造出这个合诵。这段使用Zoom制作和编辑的视频,通过Zoom、YouTube和Facebook在全球进行了24小时的直播,以庆祝萨嘎达瓦节——这个全世界共同庆祝佛陀诞生、证悟和涅槃的殊胜日。合诵的旋律是以禅宗法师药师寺宽邦(KanhoYakushiji)创作的音乐版《大悲咒》为基础,《大悲咒》是与观音菩萨有关的一个陀罗尼。《心经》的英译版来自那烂陀翻译小组,视频编辑苏菲·珀克斯(SophiePerks),合唱编排哈利·埃因霍恩(HarryEinhorn)。我们怀着“祈愿此刻世界的动荡得以平息”的心愿而创作了这首合诵并做诵持。正如宗萨钦哲仁波切所说:“愿我们唤起爱心、慈心和疗愈力,为地球敞开我们的心扉。”
 
法语开示
 
        因为是在接受大乘的法,所以开阔广大的心很重要。现在所谓心必须开阔广大,就是要想:我在这里说法,各位在这里听法,是为了利益等虚空一切众生都能获得佛果位。
 
        一切都归结于般若波罗蜜(智慧波罗蜜);所有的法乘、方法、善巧方便,所有的修持,所有的波罗蜜,诸如布施、安忍、正念、精进、祈祷、发愿,全都归结于般若波罗蜜。如果欠缺般若波罗蜜,其它的所有方法、技巧仅仅是盲目的,实际上毫无意义。
 
        所谓的般若波罗蜜,是令一切、令所有法道导向解脱的唯一根源。正因如此,甚至在佛经中也说:单是听闻它——当然读诵也是——仅仅听闻即能创造出某种印迹,就会产生某种连结,是一种也许细微却力量强大的因缘。“缘分”可能不是一个合适的用词,但是这种吉祥境缘是不可否认、不可争辩的,因为唯有般若波罗蜜才能带领你获得实相,它是获得实相的技巧。因此,感谢大家做这次的念诵。
 
        我必须说,这是哈利以及所有那些拥有非常美妙声音的人的努力成果,我只是动动嘴唇“对口型”而已。而且我必须告诉各位,虽然其中有一个片段看起来我好像在洗手间里,但我并不是在洗手间里。
 
        大家知道我的网络不太好,而且我正在举行一个法会,[所以没法一直上线],但是无论我何时连进来,总是看见你们有些人在这里,你们肯定全程熬夜没睡。
 
        说到《心经》,大家知道,无论从哪个观点来看,都没有比《心经》更好的念诵。我想各位很清楚,我们真的应该做大量的思维,我们真的应该观照自心等等。所有在这里参加这次活动的人都已经听闻过大量的佛法教学,所以我想你们以一定熟知这些。这个世界的人真的需要深入地观察这个心。这个心是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强大,并且它近在咫尺。它始终在这儿,你不可能让它暂停;你不可能跟心请假离开它一阵子,它一直在。然而我们无法好好利用这个心,我们误入歧途,远离这个心。心就像大海,如此深邃广大,却依然非常清澈、纯净、清明。但是,我们不能好好利用心,我们因为表面上有很多的波浪起伏而非常散乱。
 
        但是我想,我们应该认为自己非常幸运,因为至少我们还在讨论这些。如今有多少人在讨论这个主题呢?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有这个心存在着。我不知道人们是否知道心的存在?有个被称为心的东西,它是如此珍贵、崇高纯净且富饶多产。而且它非常丰富,它具有这么大的创造力,这么多的光明,而且有这么多的潜力——“潜力”不是合适的用语,它不足以表达心的能力。
 
        我们拥有心。你不需要去买它、去下载它,你已经拥有它。然而如我之前所说,我们误入歧途,我们被缠缚套牢,然后有许多许多的故事被编造出来。我们越是纠缠其中,就有越多的希望和恐惧。于是,我们从来不给自己机会去接触一直在这里的这颗心。就在我说话的当下,它在这里;在你听闻的当下,它在这里。而我确信你们会这么想,我们总是在想:“啊,我必须做这做那,我要去做这个、我要去做那个……”这样的想法通常会让你随波逐流,然后你就被这业风推来拽去。
 
        当我们念诵《心经》时,里面有《心经》的咒语:“即说咒曰:嗡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。”我之前解释过,可能你们有些人已经听过了,不过我要再讲一次。“揭谛”这个词一向被翻译成“去”。如同我对之前一群人说过的,如果今天释迦牟尼佛接到一通电话,他会说“我是如来”,他通常这样称呼自己,他称自己为“如来”——“如来想要去乞食”、“如来想要说法”、“如来能够随心所欲长住世间,但是如来将入般涅槃”等等,他总是自称为“如来”。其实“如来”(Tathagata)这个词相当有意思,因为它的真实含义有点像是如果有人打电话给你,你接起电话告诉对方说“我是DNA”或者“我是分子”、“我是原子”。释迦牟尼佛有好几个名号,比如说“佛”,但他从不称自己为“佛”。“这是佛在接电话”,他从不这么说。他也不会说“这是悉达多”,悉达多是他出生后取的名字。他的姓是乔达摩,他也从不自称“乔达摩”。他称呼自己是“如来”(音译:塔他噶塔)。
 
        “噶塔”(gata)这个词的含义非常丰富,“噶塔”实际上指“来”和“去”,或者说“到达”和“离去”。梵文词汇的含义非常丰富,它是如此美妙的一种语言,“噶塔”是来和去同时兼具。而“塔他”(tatha)的意思是“这个是什么”,或“这个”或“如此”。就之前讨论的脉络而言,就是“心”——先前说到的这个纯净清明、不可言诠、不可名状的心。心就在这里,你有心,我也有心。心在这里,了了分明,活力四射。这就是他到达之处,亦是他离去之处——他已经离开了。我们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来理解。
 
        但是我们还没到达,我们还没离去。可以说,我们既没有前往那里,也没有抵达那里。因此,我们像是在表面飘荡,像是在另一个地方游荡。我们的飞机在另一处盘旋,我们还没有前去、还没有到达那里。
 
        在佛教中,“正念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。而我们是对什么抱持正念?基本上,归根究底就是要对心本身具有正念。我们不是对某个东西具有正念,而是对先前提到的那个心具有正念。那个如大海般的心,那个如如不动、无造作的心,它是无为的,它非常深奥、广大、丰富、活跃、多姿多彩、富创造力。它有许许多多的名称,例如慈心、悲心、菩提心等等。这就是我们需要有正念的对象。
 
        然而我们太习惯误入歧途,我们太习惯跑来跑去,我们太习惯出游,但是却从未来到或抵达任何地方。首先,我们甚至不知道有这个心的存在——之前在谈的那个我们可以企及的美妙之心。其次,即使我们有些人知道“哇,它非常美妙,它非常丰富,它非常特别,它是如此令人惊叹”,但因为我们对于旅游、不抵达、不来不去太过上瘾,于是我们就是不敢[到心这里]。
 
        这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要抵达这个本心,要来到并且安住在这个心这里,也有点令人恐惧。因为它是如此的简单,而这种简单性就好像是突然间你不是一个男人、不是一个女人,你不是一个西班牙人、中国人、美国人,你不是黑人、不是白人,你不是黄色的,你不是蓝色的……那些标签全都是表面上的。对我们很多人来说,那个状态有点令人畏惧,所以对于前往那里,我们总是怀有一种抗拒。
 
        为了前往那里——前往那个根本的自性,你想怎么称呼它都行——于是有很多的技巧,可说是“给自己拴上狗链”的技巧,以便我们不会漂泊得太远。今天我们在24小时内这么做了,我们给自己拴上了一个名为《心经》的绳索,通过念诵和有点歌唱的方式拴住自己,这就是正念的意义。正念就只是要真正给自己拴上狗链,即使你可能还是会离开,但或许你不会走得太远,你总是会回来,总是会回到这里。
 
        当然了,每天都是特别的日子,每天都是节日,每天都是佛陀纪念日,当然如此。但是对你我这样的人类来说,有个特定时间是有好处的,像是今天是佛诞日、成道日、涅槃日等等,希望这个设计能让各位至少可以更加接近我一直在讲的这个心。
 
        如果你去读《心经》,各位现在已经念了很多遍了,《心经》里面实在解释得太好了,“不增不减、无生无死”,基本上这真的就是在说你的心!无眼、无耳、无鼻,这些全都是,心确实是最根本的。《心经》并不像虚无主义那样否定所有的一切,绝对不是。《心经》主要是在描述你我都有的这个心——它很难描述,而《心经》可能是做得最到位的。
 
        至少对我来说,这是第一次在萨嘎达瓦这个非常殊胜的日子念诵《心经》,连续不断、马拉松式地持续24小时,这实在棒极了!感谢大家加入我们。我相信现在有些人想要真正修行,也有些人只想唱歌,那也很好。很多人已经在谈想要做更多的类似活动,所以肯定我们会想出很多的活动。关于我们可以用Zoom这类媒介做些什么,如果你有任何想法,欢迎写信给我们、给我。
 
        还有,请大家要洗手、保持社交距离、涂润肤霜。我想我们也应该祈祷和发愿,愿我们所有的领导人——当然还有我们自己——我们将会真正利用这次机会,换个方式看待这个世界。不要总是只谈论经济,我想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好的重启机会,像是计算机的那种重启,也许是从环境的角度。因为我们经历的这个状况迄今已经好几个月了,尤其是目前美国的情况,这一切都真的让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如此的脆弱,我们就如一滴露珠——意识到这一点也很重要。当然,对我们这样情绪化的人类来说,这是非常痛苦和不愉快的情况。但是我认为,很重要的是应当善加利用这个机缘,将其转变成有意义的事情,至少就我们自己个人而言。
 
 
©悉达多本愿会版权所有
本文版权属悉达多本愿会所有。读者仅可为个人学习之目的而复制、保存。除非取得悉达多本愿会的正式授权,不得以营利或非营利的目的,复制、印刷、出版、翻译或制作衍生作品(例如录制有声读物)。
更多